【台湾民俗四之一】年过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戏传承文化不言休传承文

【台湾民俗四之一】年过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戏传承文化不言休传承文【台湾民俗四之一】年过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戏传承文化不言休传承文【台湾民俗四之一】年过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戏传承文化不言休传承文【台湾民俗四之一】年过五六旬仍勤演歌仔戏传承文化不言休传承文

演出时间定在艳阳高照的午后两点,气温攀升至摄氏32℃,坐在舞台下等待许秀年出场的观众手摇扇子,任由汗水从额头缓缓滑落。演出空间不大,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与观众席各佔一半,大约可容纳八十多人左右,迟到的观众唯有站在后方或斜角处观看。

与唐美云歌仔戏团惯常的演出环境不同,本地高温的气候、开放式的舞台、热情而有点喧闹的观众、不时响起细小的“喀嚓”声,以及工作人员不时游走全场,要求观众停止录影的种种状况,都可能影响舞台上的演出。

演出还未开始前,友人问我是否认识唐美云、许秀年或小咪三人其中一人,我摇摇头指只读过她们的资料,但对这三人并不了解。友人说,她们皆是槟城老一辈眼中的“超级巨星”,以往来马登台演出时,必定座无虚席。

她们三人也都曾个别来马登台,但多是与不同剧团或是为了宣传电视剧而来,以唐美云歌仔戏团的名义到马演出则是头一遭。

唐美云歌仔戏团自1998年创立后,近二十年来,唐美云、许秀年和小咪三位台柱已征战过台湾各大小舞台。三人虽已年过半百,但舞台上的身姿曼妙,抛接水袖间都可见她们扎实的功底。

又唱又跳加入诙谐剧情

天气暑热,年轻演员体力旺盛姑且勿论,但三位台柱戏份重、动作多,兼且身上衣物又分内衣外衫多层,不免令人担忧她们体力是否足以负荷。所幸她们此次表演的是文戏《添灯记》,诸如后空翻等动作,都落在年轻演员的身上。

“添灯记”是唐美云歌仔戏团在2002年时创作的新剧目,同时也是唐美云首部执导的歌仔戏,并将焦点集中在演员的演技上。“添灯”是台语“添丁”的谐音,该剧以“传宗接代”为主轴,讲述夫妇、母子、婆媳之间的情感与家庭伦理纠葛。

唐美云饰演小生志宽,内心纠葛起伏不定;许秀年饰演小旦玉莲,娇美可人又单纯天真;小咪则饰演彩旦珍珠,人物性格“三八”。三人在台上又唱又跳,动作虽简单但不失华丽,间中不时插入诙谐的剧情,让观众的情绪随着剧情起起伏伏。

本报记者在她们三人表演结束半小时后才开始做访问,这时,她们都已换上便服,并在候客室内静候。她们虽然打起精神应答,但始终掩盖不了脸上的疲态,令记者颇感不忍,唯有在採访过程中速战速决。

许秀年5岁当童星

无论是唐美云、许秀年还是小咪,成长环境都离不开舞台。年纪最长的小咪,自幼在歌仔戏世家中成长,她的家中长辈都是台湾南部的歌仔戏名伶。然而,父母不愿小咪步上餐风宿露,随处登台表演的苦日子,反而将她送去“艺霞歌舞剧团”学艺。

她14岁进入“艺霞”,15岁便跃升为台柱,经常在台湾各地演出。沉浸在歌舞剧中接近20年时,她却因为剧团解散而被迫转换跑道。随后,她受“杨丽花歌舞团”之邀,自此加入歌仔戏剧团中。

现年64岁的许秀年,自幼便在演艺家族中成长,童年开始跟随父母到处登台演出。她4岁便站上舞台唱跳山地歌,由于不怕生,5岁时更被挖掘成为童星,至此展开近60年的演艺生活。

她说,彼时台湾演艺圈以男童星为主,因此,外貌俊美的她也常被要求反串小生一角。直至九十年代初,她才转型为小旦,并且被台湾歌仔戏迷们誉为“永远的娘子”。

如若将唐美云和许秀年相比,前者的资历则显得较轻。她现年54岁,虽然亦是在歌仔戏世家中长大,但却较小咪和许秀年更迟出道。在1998年创办“唐美云歌仔戏团”之初,她便恳请两位前辈助阵,三人至此合作了将近20年。

“从咪姐转行进歌仔戏后,我便经常与她合作,年姐则是在中视开台后,我们一同出演电视剧而结识。她们两人长期在歌仔戏领域内耕耘及扶植后辈,我创团初期,两人也一口答应加盟成为兼职演员。”

歌仔戏团受网络冲击

随着时代变迁,歌仔戏的传播媒介也逐渐从舞台演出,搬入摄影棚内录製成电视剧,“唐美云歌仔戏团”同样依循此模式。但面对网络时代的汹涌冲击,歌仔戏的传播媒介亦急需作出改变。

歌仔戏发展至今已累积一定的观众群,各个歌仔戏团也持续开发或重演剧目吸引新观众。唐美云说,除了剧团对于创作的持续性外,还必须不间断的推广,无论是传统的传播媒介或是新兴的网络媒介,才能拓展歌仔戏的观众群。

“由于我自幼便在歌仔戏世家长大,对我而言,歌仔戏已不再是工作,而是一种情感,我有责任发扬歌仔戏。台湾是个创作自由的地方,可以容纳各种题材的创作,只要编剧们想得出且合理,观众们都愿意接纳,歌仔戏的戏路也因此变得广阔。”

“唐美云歌仔戏团”创立至今,每年都会坚持创作一部大型演出,并且在国家戏剧院或展开巡迴演出。

“然而无论大型或小型演出,我们都以严谨的态度对待。例如此次马来西亚的小型演出,我们并没有删减《添灯记》的任何一幕,并且连乐团都是经过严格挑选来配合演出。”

剧团开支常入不敷出

作为一个全职剧团,“唐美云歌仔戏团”同样面对入不敷出、每个月账单偶有赤字的状况。唐美云说,除了演员的薪水,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开销压在她的肩头上。

为了避免账目上出现赤字,她除了频频接洽各种歌仔戏的商业邀约,同时也接洽“八点档”邀约以担任演员。她说,虽然“八点档”非常消耗体力与时间,但相对的收入也较高,让她可以自付剧团的营运基金。

“我的人生就是不停的工作。白天时,我和咪姐、年姐一起拍摄大爱台的《高僧传》,晚上则赶着去拍摄‘八点档’,闲暇时则处理剧团的事物,到了週末还得抽空去剧团排练歌仔戏。”

虽然剧团的营运压力庞大,但她却从未想过放弃,反而感谢许秀年与小咪两位前辈分担她的一部分工作,并帮忙指导年轻一辈的演员。

对她来说,将歌仔戏薪火相传给年轻一辈属重要之事,而她也希望把剧团的营运理念传承下去,无论未来“唐美云”是否在剧团内,剧团仍可以不停的继续营运。

“来马来西亚让我最开心的事,便是可以好好的睡一觉,不用担心待会是否要开会或是拍戏。”

热爱工作不显老

无论是许秀年或小咪,沉浸在演艺工作中皆已超过50年,但她们从未想过退休,反而持续的开发新作品与演出电视剧。

“我们都演了那幺多年,现在叫我们不演也不可能,除非哪一天体力无法负荷或出现状况,才会考虑息影吧!不过,我们的团长接太多工作了,搞到我们想休息都不行。”

她们还开玩笑地说,如若真的体力不支,唯有去医院打点滴。一旁的唐美云急忙补充:“她们说的情况是表演在即时,若身体突然出现状况以致体力不支时,我们才会去医院打点滴。毕竟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,总不能回家休息吧,再累也得撑下去啊!”

虽然三人都年过半百,但岁月并未在她们脸上留下痕迹。舞台上的她们,角色维妙维肖,观众难以在她们身上找到“老”字。

许秀年说,虽然演绎工作非常耗损体力,但若能热爱自己的工作且全心投入,心情自然开朗,容貌也自然显得青春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