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摄影独白] 数码影像解放了摄影

[摄影独白] 数码影像解放了摄影 (原文写于2012年)

最近我参与了两个摄影展览,其中一个是第十届的「黑白情怀」,要用传统菲林拍摄和沖晒,我预备了八幅16×20吋的黑白作品参展;另一个是香港公开大学的师生作品联展,由于我曾在香港公开大学任教两个学期,他们便邀请我参加展览,而我也乐于参与,这个展览对摄影的材料是没限制,我便使用了我最熟悉的数码影像。(原文写于2012年)

[摄影独白] 数码影像解放了摄影 ▲正常底片这是一张标準的黑白底片,拍摄时阳光充足,沖晒正常,如果以灯箱观看,高光位及阴影部份都有足够细节。

在参与这两个联展的製作当中,令我重新思考了数码摄影的问题。先讲「黑白情怀」这个展览,我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陆续转型到数码影像,大概在二千年初,我已完全过度到数码摄影,亦已停止在黑房晒相。当然,如果今日要我到黑房放晒照片当然完全没有问题,亦相信仍可以做出一些不错的影像,但我很清楚无论是当时或现在,黑房沖晒是很花时间的事,花大半天功夫才可做出两至三张作品。如果用当前的数码技术来看,我可以利用一些技巧去令影像层次更加丰富、影调更加好。但为何我在零三年转用数码摄影后,就好像踏上了一条「不归路」呢?

原因是在过去十年,我愈来愈觉得摄影已经转型,而且亦应该转型,因为数码影像在后期製作中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空间,也是对摄影创作者来说是很需要的空间。在菲林时代过去的百多年,我们一直寻求方法来改善后期製作技术,不过一直也做得不好,如果要做好是相当困难,而这些技术更是只落在一少撮人手中,就算学懂了、很努力去做,也要花很多时间,反覆尝试才能做出想要的作品,以今时今日来说是相当费时,加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。

当然,在艺术创作来说,有些人会想追寻这些不确定因素,但在另一些艺术家眼中,準确地表达自己似乎是更加重要,数码影像就可以让艺术家在后期製作中更加準确地完成他的作品。事实上,有经验的摄影师都知道摄影并非只是按下快门这般简单,摄影是包括前期的拍摄和后期的放晒照片或今日的电脑处理照片。

我个人并不喜欢改头换面的后期製作,我现在主要做的数码製作其实都是传统黑房想做或应该做的事,例如调节影调或控制反差等。在「黑白情怀」这个展览中,我重新面对处理传统菲林的问题,即时觉得十分困难,问题在于我要花很多时间去处理那些照片的影调。不同摄影师有不同的拍摄习惯,有些摄影师会在拍摄时架起三脚架慢慢测光,很準确地控制曝光,甚至可以连续拍摄数张,结果挑选最佳底片才去做照片,但我的拍摄方法倾向「快拍」,即是Snapshot,在这情况下,我很依赖菲林的宽容度来迁就曝光时的一些可接受误差,但偏偏这些误差需要在后期製作中花很多时间去作矫正,以数码摄影做这些「矫正」对我来说是驾轻就熟,分秒间就完成,但要在传统暗室做就是恶梦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