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为什幺这幺强?掌握关键材料「微实力」全球制霸

日本为什幺这幺强?掌握关键材料「微实力」全球制霸

7 月 1 日,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,将对出口南韩的半导体材料加强审查,首波限令品项涵盖氟聚醯亚胺、光阻剂与蚀刻气体 3 项关键材料。此举不仅震动南韩政商界,也再度提醒世人──日本在众多关键材料的「微实力」,绝不容小觑。 其实,除了丰田汽车、佳能、三菱、东芝等随口就能说出的日本知名企业,日本还有更多一般人没听过,但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公司;他们生产的关键材料在全球市占率甚至达到 100%!

以根本特殊化学公司为例,1941 年创业时,就是生产手錶指针的夜光涂料,如今夜光涂料在全球约有八成市占率;手錶用的夜光涂料甚至独占市场。除了手錶,举凡需要在暗处照明的地方,例如逃生口等避难标识、消防车水带或遥控器按键等,都会用到这产品。

特殊夜光涂料,扩大应用面

根本特殊化学 1993 年开发出「N 夜光」(LumiNova)技术,使蓄光后的亮度和残光时间可达原本 10 倍,更重要的是不含放射性物质,对人体没有影响。在天灾频传、防灾需求日渐升高的现在,根本特殊化学的技术尤其受重视,应用面也不断扩大。公司把资本集中在特殊领域,开发国际通用的新产品,强调安全、保全和健康,目前集团旗下分成机能材料、钟錶、感应器和生命科学部门。

1990 年代根本特殊化学就进军海外,因为企业主认为光靠日本国内市场有限,现在海外营业额占整体一半以上。比较特殊的是,多数企业为了压低人事费用,选择在中国或东南亚设厂,根本则在葡萄牙盖第一座海外工厂,理由包括当地人事费用在欧洲相对较低、地理位置容易出口到美国等。由于很早就进军海外,也很早就注意保护智慧财产权,开发出 LumiNova 专利时,就在 17 国申请了专利。

未上市的根本特殊工业,可以说是典型的隐形冠军。走的路、做的事,例如远赴重洋开拓市场、注重智财权、把一件小事做到极致,这些都是利基企业成功的关键。

日本为什幺这幺强?掌握关键材料「微实力」全球制霸

三策略奏效,典型隐形冠军

日本经济产业省在 2013 年度选出 100 家「全球利基企业」,并归纳出三大成功策略;第一是「放眼全世界」。这些企业海外营业额比率平均高达 45%,销售国家则达 36 国。

除了国内市场有限,也要避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,因此不会倚赖单一供应链,也会供应产品给较多企业和国家。如此积极向外发展的原因,主要是来自创业家族的意愿,他们有成为世界第一的雄心壮志,同时也有行动力,能带领企业向外冲。

第二个策略则是扩大市占率。具体方式包括:和用户共同研究出受欢迎的产品或服务,避免竞争对手加入、推出自有品牌、保护智财权。要守住维持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,除了重视智财权,近七成企业会自製生产设备,以防止业务机密外洩,产品被仿冒,另外就是约束员工,例如提高薪酬或对资讯的取得设限等。

第三个策略则是扩张。针对现有的业务内容,七成隐形冠军会努力拓展新客源,提高获利,同时会善用核心技术、甚至增加核心技术,并进一步扩展到其他领域。经济产业省指出,这些利基企业重视市占率的同时,也知道利润的重要,会兼顾获利率。

日本为什幺这幺强?掌握关键材料「微实力」全球制霸

日本有 47 都道府县,各地有不同风土民情和历史背景,在地企业自然也有不同特色。观光客必访的古都京都府,有任天堂、京瓷、日本电产、村田製作所等世界闻名的大企业,向来是电子机械产业重镇。

相形之下,堀场製作所或许不那幺有名,但在 2015 年,美国研究人员使用堀场开发的携带型废气分析装置,发现福斯汽车在实验室和实际上路时的排放废气数据不同。自此之后,堀场声名大噪。

福斯作假案,堀场一鸣惊人

创办人堀场雅夫就读京都帝国大学理学部时,原本要当物理学家,但因为战败,为筹措生活费和研究费,还在读书时,1945 年就挂上堀场无线研究所的招牌,可以说是日本学生创业的始祖,1953 年成立堀场製作所。

由于创办人强调要「有趣又奇特」,让研究人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,已在各种检测装置,尤其是汽车排放废气检测系统方面占有一席之地。

这些年来,崛场以持续透过海外设厂和购併外国企业,推动全球化。在环保意识高涨的推波助澜下,2018 年 12 月底止的 2018 年度,营业额成长约 8% 为 2,106 亿日圆,净利增加近 37%,为 223 亿日圆,都创历史新高。

精练公司(Seiren)和 Hopnic 研究所则来自福井县,这个县最有名的就是纤维和眼镜业,这两家公司正好将当地特色发扬光大。1923 年成立的精练是纤维厂商,从天然到合成纤维、从丝线到製成品等,製造和销售都一手包办,例如汽车内装饰材 Viscotecs,即融合长年培养的染色技术及先进科技,使设计可使用多达 1,677 万色,且交货时间短,技术无人能及,市占率 100%。

精练更从核心产业延伸,触角广及医疗、电子等产业。精练看準 5G 商机,今年 2 月刚对拥有超厚膜热氧化膜成形技术的川崎半导体科技公司(KST)出资 55%。《日经》报导,KST 在光纤通信成膜加工的市占率达八成,未来精练将善用 KST 的技术,扩大电子部门的研发範围。

精练在 2019 年 3 月底止的 2018 年度,营业额比前一年增加 7% 为 1,227 亿日圆,净利成长近 19% 为 82 亿日圆。

日本为什幺这幺强?掌握关键材料「微实力」全球制霸

执行长堀场厚。拜环保和安全意识高涨之赐,堀场製作所的汽车废气检测装置需求升高。 

人才不足,永续经营成难题

至于 1988 年成立的 Hopnic 研究所,开发独特的技术,成功使矫正视力用的高折射率偏光镜片更轻薄,且耐撞击,受到全球镜片大厂青睐,拿下九成市占率。

总而言之,要攻下全世界八成以上市场,首先要有独创技术,别人无法模仿;而这样的技术,往往需要经年累月从错误中学习,时间和资金缺一不可。日本经产省今年 6 月针对这些利基企业做问卷调查,了解他们 5 年来的现况和课题。结果显示,全体员工数、营业额和营业利益率都成长,各企业的努力都展现在业绩上。

不过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掉以轻心,因为这些产品在全球平均市占率略微下滑,从 58.7% 降为 55%;国内外竞争者数也从 5 年前平均 13.3 家增至 14.5 家,一不注意,霸主地位可能就被超越或取代。

另一方面,最困扰企业的是人才不足问题。超过四成企业在日本缺乏各种人才,国外尤其欠缺经营管理职和业务。且因为是「隐形」冠军,知名度低,往往是不容易吸引好手的关键因素。如何永续经营,将继续考验这些冠军的智慧。

相关推荐